日本知名自然生態插畫家本山賢司是個極度熱愛露營的野遊生活家!
對他來說,到世界各地野遊,每一次都是獨一無二的經驗。

「野遊」一詞出自西元八世紀《萬葉集》的時代,指的是出訪原野,欣賞大自然景色。
本山大叔野遊時不帶相機,他認為用雙眼觀察,把喜歡的景物畫在筆記裡,更能發現許多小細節。因此,野遊筆記就成了每次出遊最珍貴的紀錄。

書中收錄101張豐富有趣的自然插畫及101件山林記事,在在透露他對山野的愛與敬畏。
有時在山野間巧遇羚羊、丹頂鶴,或嘴裡還咬著牙刷,蹲在潮池邊看魚看到出神;有時跑去夏威夷的雪洞、蒙古的河岸或北歐永晝的草地體驗特殊的野遊經驗;或更多時候,採集各種野菜、涉水抓魚,再就地生火野炊,在遼闊的山林中,吃著香噴噴的食物,再配上一點溫酒,實在是人生一大樂事!

快打開《野遊筆記》,徜徉在本山大叔豪邁的文字與細膩的插圖中,一起盡情享受野遊的樂趣與大自然的奧妙吧!

作者:本山賢司
譯者:連雪雅
定價:360元
特價:79折284

放入購物車

內頁搶先看

作者簡介

本山賢司

一九四六年生於日本北海道。他是日本知名的自然生態插畫家,同時也是以大自然為主題的散文及小說家。
曾經出版《田野食趣》、《鳥類圖鑑》、《劍豪的生存方式》、《野生的記憶》、 《圖解魚類料理指南》、
《野遊自然.自在描繪》、《鄉野極樂帳》等。

好評推薦

在荒野裡漫遊 ─「101件山林生活教我的事」 - 李偉文 / 作家.環保志工

人人都需要一座山,人只要到了一定的年紀,自然荒野就會前來呼喚。而且,在全球化競爭壓力下,絕大部分人口不得不在擁擠的都市裡討生活,人們開始渴望到清幽雅淨的地方舒解壓力,因此這幾年開始盛行所謂生態旅遊的風潮。年紀大一點的人,退休想搬到山裡;經濟能力好一點的,就想辦法買片山坡蓋別墅。

可是,我們愛一座山,卻不該出賣整座山的靈魂,當每個人都到山上找希望時,會不會在不經意中使山林失去了它的未來?

因此,這些年來,與親戚朋友聊天,只要他們說到「我們是熱愛大自然的人」時,我都坐立難安。因為我實在不敢做個熱愛大自然的人。

正如諾貝爾得主羅素在民國初年到中國訪問結束後,留下一句名言:「世界上任何法律、規章與制度,到了華人手裡,就成了例外!」的確,許多良法美意,許多原本很好的戶外休閒旅遊方式,到了台灣,都走了樣。

我想,那些提著音響到溪谷裡去烤肉,然後留下滿地垃圾的人,一定會在個人資料興趣欄勾選:「愛好大自然,喜歡戶外活動。」

或許,那位摘下最後一朵台灣野生一葉蘭、那些買樹頭或撿拾溪裡奇石、到深山找漂亮枯枝等奇珍異草回家擺在客廳的人,會以非常誠懇的態度說:我熱愛大自然。

會不會許多駕著RV車,或者號稱重回大自然的新一代探險家,只是一群物質富裕、精神生活匱乏、無以發洩的中產階級,對著大自然如同上百貨公司般抱著消遣遊憩的心情,將大自然當成物質,可以消費、可以購買,或者可以任意拿回去擺在家裡,以凸顯自己的藝術品味或標榜自己的生活卓爾不群?

在這樣的心情下,看到這一本《野遊筆記》,內心是非常愉快的,因為作者這種接近山林的方式,正是荒野保護協會這些年所提倡,也是大自然可以帶給我們生命最深刻體會的機會。

另外,我也很喜歡作者所繪製的插圖,因為他放下了方便容易的相機,改用素描繪本,很多人不太知道,素描簡單勾勒出幾個重點,反而比什麼都呈現在我們眼前的相片,更能讓我們「看見」,並且理解與記憶。

看這本書就像是跟隨著一位經驗豐富,親切又善體人意的嚮導,悠遊在荒野裡。當然,最重要的是,我們看完書,還是要起身出發到大自然裡親身感受山林教我們的生命課題。

黃一峯 / 生態作家

翻看本山先生的《野遊筆記》,總讓愛自然的我有一股抓著睡袋就出門露營的衝動。書中一幅幅充滿野味與溫度的插圖,透露出作者對大自然的深厚情感,更讓我感受到他對探索生態奧祕與記錄生命的熱忱,是一本充滿野趣的自然筆記,值得細細品讀。

陳一銘 / 野生動物研究、生態畫家

經驗老到的野遊生活家本山賢司,在這本書中傳述許多絕妙的野營美學與技巧,同時也不時提醒讀者自然界的嚴酷,而從不帶相機的他「養成了一種緊盯著對象觀察的習慣」,這是走入大自然時應有的,謙卑、謹慎與深思的態度。他質樸又充滿野性格調的插畫,更讓本書讀來興味無窮。

王傑 / 旅遊畫家

有的人喜歡在出遊時畫畫,記錄途中所見,本山賢司先生也是一樣,但是他畫的是生活中最吸引他的事情──野遊及野遊的一切,以圖像記錄,以圖像分享,這讓我們在文字之外可以體會到更深刻的自然之美。

張東君 / 科普作家

讀《野遊筆記》,看作者分享101件事,我們就知道有哪些事可以有樣學樣,哪些事去山林裡一定不能做。看完書,把水壺裝滿、帶上瑞士刀、穿雙好走能保護自己的鞋、再看看要不要帶點口糧,然後,拿著這本書,出門走走吧。

貓毛 /《露營,原來這麼簡單!》作者

當大自然用各種形式和樣貌來迎接山林的旅人,怎讓人不感到敬畏與歡欣?本山先生的圖文真實而細膩,講述著人與自然的和諧關係。那是種充滿美好期待的野地自處,觀察自然生命的多元和精彩,也發現與自己對話的真誠及簡單。

野遊是什麼? ( 摘自《野遊筆記》)

「在這個山野住一晚吧!」遇到讓你有這種感覺的地方時,先別多想,試著聞聞風的氣味。把樹木的氣息,或是水的氣息、森林的氣息,用力地吸進肺裡,然後抬頭看看白雲,找尋風向。

這樣的地方不一定要有優美的景色,荒涼一點反而好,但也不要太潮溼陰暗。

流木堆疊,野葛覆蓋河岸,艾草生長繁茂,在那樣的地方收集流木、鋪造睡床,為了生火找尋風向。

當籠火燒旺時,一切也準備得差不多了。到附近的河川汲水,返回時隔著樹叢看見搖晃的火光。收好裝備,把睡袋攤在野葛或艾草鋪成的睡床。這般景象,有種回到家的感覺,還不賴唷!

總而言之,荒涼的場所會因為籠火慢慢變成舒適自在的空間。仰望不時變化的夜空,在搖晃的火光中喝酒,這是多麼難以取代的美好時刻。這樣的享樂稱為「野遊」。一般的說法是「戶外活動(outdoor)」,我覺得不夠貼切,所以稱為「野遊(outfit)」。

原本的戶外活動是指狩獵或釣魚為主的室外運動。好比《rod&gun》(釣竿&槍)、《field&stream》(原野&溪流)這些美國雜誌的名稱。

這些雜誌在一九六〇年代前,主要是刊載狩獵或釣魚的文章,也登了許多和捕殺獵物的記念照。到了七〇年代,興起登山健行風潮,保護自然、愛護動物的聲浪高漲,雜誌的內容也改變不少。基於那樣的因素,六〇年代流行的個人享樂很難說是戶外活動,故稱為野遊。

不過,野遊二字其實由來已久,出自《萬葉集》的時代,意思是出訪原野,欣賞大自然。但,我也想不出其他適合的詞彙。曾經暫時用アウチング(auchingu)稱之,其實就是「在外面(outing)」的意思。語尾的發音應為ting,但以前的日本人會把ビルディング(building,大樓)寫成ビルチング(發音變成biruchingu),那種含糊的感覺我很喜歡,所以都那樣說。

至於outfit,照字面直譯就是「適合外面」的意思。字典的解釋為,因應某種目的的全套裝備。從事那種物品買賣的商人稱為outfitter(旅行用品商)。以前是指賣工具給西部拓荒時代的獵人或山男的男性商人。

out還有一個解釋是「昏厥」,即knockout(擊倒)的out。一八世紀後期的口語便將「醉茫了」稱為out。這倒是蠻符合個人享樂的意境。outfit:野宿戶外,觀星飲酒,確實是這種感覺沒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