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 修:

「我的訊息不是教條、不是哲學,我的訊息是一種煉金術、是一種變化氣質的科學,所以,只有那些願意去死,而再生為甚至他們目前所無法想像的新存在的人,只有那些少數有勇氣的人會準備要聽,因為聽我演講是危險的,當你注意聽,你就已經踏上了朝向再生的第一步,所以,它不是一套你可以偽裝或吹噓的哲學,它不是一些你可以為那些擾人的問題找到慰藉的教條,不,我的訊息不是語言的傳達,它是非常非常危險的,它相當於死亡和再生。」


奧修(OSHO),西元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十一日生於印度馬達亞.普拉德西的古其瓦達。從小他就是一個叛逆而獨立的靈魂,挑戰一切既有的宗教、社會和政治傳統。他堅持要自己去經驗真理,而不是從別人那裡獲得知識和信念。   

一九五三年三月二十一日,二十一歲的時候,奧修成道。在奧修的生涯當中,他談論到人類意識發展的每一方面,從佛洛依德到莊子,從戈齊福到佛陀,從耶穌基督到泰戈爾……他從他們的精華當中提鍊出對現代人靈性追求具有意義的內涵,他所依據的不是智性的了解,而是他自己存在性的經驗所實證過的。   

奧修不屬於任何傳統。他的教導拒絕被歸類,它涵蓋一切,包含個人對生命的探詢以及目前社會所面臨最急迫的社會和政治問題。在三十五年之中,他對國際聽眾做了無數的談話,這些內容都被錄製下來,編輯成書。   

倫敦《泰晤士報》形容他是「一千大塑造二十世紀」的人之一,美國作家湯姆‧羅賓斯(Tom Robbins)說他是「自耶穌基督之後最危險的人物。」關於他自己的工作,奧修說他是在創造一個環境,使新人類得以誕生。他常常把這樣的新人類描述成「佛陀的佐巴」── 有能力像希臘的佐巴一樣享受人間的饗宴,也能夠像佛陀一樣寧靜沉穩。奧修的工作就像交織的線,全方位串聯他的洞見;涵蓋了東方超越時間的智慧,以及西方科學與科技的最高潛能。  

奧修為人所知的是他對內在蛻變科學具有革命性的貢獻,他的靜心方法,認知到現代生活快速的腳步。他獨特的「動態式靜心技巧」,是設計來先釋放掉身體和頭腦所累積的壓力,好讓你更容易經驗到沒有思想的自由以及放鬆的靜心狀態。   奧修是二十世紀最受矚目的靈性智慧大師,他的粉絲遍布世界各地。他對來自世界各地的門徒和追求者的演講已經被錄製成六百多種書,而且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影響了數以百萬計的人。  

奧修於一九九○年元月十九日圓寂,但是他在印度的社區目前仍然繼續著,由他的二十個門徒共同領導,繼續宣揚他的道。

單獨一個人的時候,你無法去到高處。
只有一個人的時候,你是單獨的。
只有一個人的時候,你會受到各種限制。

但是,當你是和許多人在一起的一個人時,就有可能得到無限的能量,而許多當你一個人的時候無法發生的事將會開始發生。

適合大忙人的靜心 -- 放鬆呼吸

當你有時間的時候--只要幾分鐘,放鬆你的呼吸系統。其他都不需要,不需要放鬆整個身體。
當你坐在火車上、公車上、或是飛機上,沒有人會發覺你正在做某些事情。只要放鬆呼吸系統,讓它就像在自然的狀況下運作,然後閉上眼睛,觀照你的吸氣吐氣 。

不需要專心!如果你專注,你就製造了麻煩,因為每件事都會變成一個打擾。如果你試著專注地坐在車上,那麼車子的噪音變成了打擾,坐在你周圍的人變成了打擾。靜心不是專注,它只是覺知,你只需要放鬆和呼吸。

在觀照中,沒有事情被排除掉,車子發出轟轟聲--完全沒問題,接受它;交通來來往往--沒關係,那是生活的一部份;旁邊的乘客在打呼--接受它,沒有任何事是被拒絕的!

 

憤怒,悲傷,與憂鬱

萬殊一本

在正常的情況下,憤怒並不是件壞事。憤怒是生命中自然的一部分;它會出現,也會消失,它來了又去。但是如果你壓抑它,它就變成一個問題。這樣的話,你會一直不斷的累積它。它便不再來來去去,它會變成你整個人的核心。這麼一來,你就不是偶爾發發脾氣而已,你會一直生氣,你會一直暴跳如雷,你只是在等待某個人來挑起你的怒火。就算只有一點點小事惹到你,你也會火冒三丈,你會加以反擊,事後你會說:「我實在忍不住那麼做。」

分析一下這句話:「我忍不住」。你怎麼會忍不住非要做什麼事不可呢?但這句話是完全正確的。被壓抑的憤怒已經成了一種暫時的瘋狂。那是某種你無法掌控的事。如果你辦得到,你一定會控制它,然而它突然爆發了。突然之間,它駕馭了你,你束手無策,你感到無助──它就這樣冒出來了。這樣的一個人或許不會發脾氣,但他時時刻刻的一言一行全都出於憤怒。

如果你注意觀察人們的臉……只要站在路邊看,你會發現,全人類已經分成了兩種人。一種是悲傷的,他們看起來很難過,既沉悶又乏味。另一種是憤怒的,他們總是怒氣沖沖的,一找到藉口就隨時爆發。

憤怒是積極的悲傷;悲傷是消極的憤怒。它們是同一件事。

觀察你自己的行為。你什麼時候發現自己是悲傷的?只有在你無法生氣的情況下,才會發現自己是悲傷的。老闆在辦公室裡說了一些話,你不能生氣,不然你可能會丟了工作。你不能發火,你得繼續微笑。然後你變得悲哀。那股能量變成消極的。

等到先生下班回家的時候,他會找一個小小的理由、不相干的事,藉故和太太發脾氣。人們享受生氣;他們熱愛發火,因為起碼他們覺得自己做了一些事。當你悲傷的時候,你會覺得那些事都是衝著你來的。你處於被動的立場,只能逆來順受。那些事是衝著你來的,而你無能為力,你不能反擊,你不能報復,你不能回應。生氣可以讓你覺得好過一點。大發一頓脾氣之後,你會覺得放鬆一點,舒服一點。你還活著!你也可以做些什麼!你當然不能對老闆這麼做,但你可以這樣對待你的太太。

然後太太會等孩子回家──因為和先生生氣太不明智了,他可能會和她離婚。他是老大,太太要依賴他,對他發火的風險太大了。孩子放學回家之後,她就可以罵他們,處罰他們──都是為了他們好。那孩子要怎麼辦?他們會回房間,丟他們的書,把書撕爛,打他們的玩偶,打他們的狗或是虐待他們的貓。他們得做點什麼。每個人都得做點什麼,不然就會難過。

你在街上看到那些悲傷的人,長久的悲傷使他們的臉像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這些人無能為力,他們的地位太低,以致於他們找不到可以發脾氣的對象;這些都是悲傷的人。那些地位較高的人,你會發現他們是憤怒的人。地位越高,你會發現他們越憤怒。地位越低,你會發現他們越悲傷。

在印度,你可以看到那些賤民,最卑微的一群,他們是悲傷的。然後再看看那些婆羅門,他們是憤怒的。一個婆羅門總是在生氣,他會為雞毛蒜皮的小事暴跳如雷。一個賤民則只能傷心難過,因為沒有人的地位比他們更低,沒有人可以當他們的出氣筒。

憤怒和悲傷是同一股能量的兩面,它們都是受到壓抑的。

【繼續閱讀】

 

《喝茶解禪》

定價:420  特價75折:315

心和茶,如同兩面清亮的明鏡,相互映照
閉上眼睛,讓茶水順著心脈,撫平心靈

斂眉,自在;展顏,也自在,一杯心之茶,
一種寂靜的滿足感湧上來。

本書中,禪師洪啟嵩提出「心茶瑜伽」的觀點。「瑜伽」是相應的意思,心茶瑜伽是指在喝茶的靜境中,透過茶與心的交融、應和,來達到心茶合一的覺明禪境。從泡茶、喫茶的過程中,回觀自心、六根與茶的相應,回到心和茶的交融相應,身心舒暢,意識清明,心與茶完全統一和諧了。


《三個深呼吸——呼吸中學會專注與轉移,在壓力下雙贏》(新版)

定價:200  特價75折:150

全世界都在和你作對?
還是你老是對上全世界?
一段因拋錨而起的奇遇,三個意外領悟的深呼吸。
正面衝突學會轉移就能雙贏——在專注的片刻才能看清。

希臘哲學家伊庇鳩魯曾說:「人們苦惱的源頭,並非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而是他們看待事物的角度。」
三個深呼吸——專注的呼吸.可能性的呼吸.發現的呼吸


《心靈貨幣》

定價:300  特價75折:225

直覺與指引.創造力.正面人格特質.後天習得的技能與知識
J. K.羅琳把想像力轉換成帶來無數歡樂、品牌價值十億美金的《哈利波特》;
賈柏斯無意間習得的書法技巧啟發了蘋果電腦的設計原型;
藍斯‧阿姆斯壯戰勝病魔重返「環法自由車賽」的毅力感動全球,公益手環賣出六千多萬只……

一個人的快樂,不在於我們是否追求物質富裕,
而是在追求的過程中,知道自己同時豐富了這個世界。


 《師父與少年》

定價:180  特價7折:126

一位對人充滿疑惑的少年,透過連續九個晚上與師父的短暫對話,提出許多與人、生命有關的疑問。「生與死之間,為什麼我非得選擇生?」其實「大部分人並非主動選擇生、決定生。
師父,真正的我到底是誰?
「師父,所謂人指的是什麼呢?」
「碎裂的部分,欠缺的部分。」
「什麼東西碎裂?又欠缺什麼呢?」

在理所當然的世界裡,是不是有些事情不能問、不能思考呢?為什麼有些人選擇自殺,或是,選擇自殺的人,難道就錯了嗎?


《你的感覺我懂》

定價:360  特價75折:270

每個人的存在都是為了與對方相遇。透過同理心,真正的愛情才能存在。
同理心可以療癒人與人之間最深層的裂痕──包括父母、夫妻、手足和友誼。
沒有同理心,每個人都會像座孤島,無法與人建立關係。而當我們把對方當成物品一般對待時,也就開始摧毀了他的靈魂。
同理心也能帶領我們從失去信心到充滿希望、從憎恨到寬恕、從畏懼自己的軟弱到相信自己的潛能。同理心像一條河,慢慢地引著我們到達一個美好的新世界。

同理心具有感染力,只要將它散播出去,它就會回報你十倍!


《愛情的條件》

定價:280  特價7折:196

以「無情調」的愛情觀點,剖析「非理性」的激情渴求。
然而,「永恆的愛」並非不可企及。

人天生需要愛與被愛。
愛情,是生命中少有的能夠令人為之雀躍、神奪的樂事;
誰料,婚姻竟是一年的火焰,三十年的灰燼!
冷調的打趣、旁徵博引的解析下,近乎不可捉摸的愛情,有了得以揣摩的輪廓。為愛苦惱的你讀了,也可減少品嚐戀情酸澀之疑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