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大戰阿凡達之 〈國恥〉

論菁英定義,菁英在哪裡?

美國人的《阿凡達》,在中國的票房橫掃《孔子》,身為中國人,如果還嘻嘻哈哈的沒有一點國恥的感覺,實在太麻木了。

中國在戰略上走錯了一步,官方有最大責任。孔子是中國文化的上帝,迎戰好萊塢的詹姆斯.卡麥隆(James Cameron),明知美方兵力強盛,中國沒有理由派出孔子這支民族尊嚴的嫡系雄師來迎戰,就像當年日軍攻打南京,明知打不過人家,蔣中正委員長也不會動用嫡系主力,只讓外圍勢力的唐生智去當炮灰。

拍一齣《康熙大帝》,或者《雍正英雄傳》,迎擊《阿凡達》,即使票房失利,也是滿洲人的恥辱,與漢人無關。但把孔子送上去,給卡麥隆打得落花流水,就是十三億中國人受辱了,還會影響中國在歐美開設的「孔子學院」的生意。

中國人那麼愛面子,《阿凡達》大破《孔子》,在全世界面前,民族尊嚴掃地,情何以堪呢?何況中國還打了「茅波」(馬虎眼),公然使壞,堅壁清野,用行政手段,硬叫戲院給《阿凡達》下片,讓《孔子》上。這樣還是輸了,在國際間,更加丟人。

為什麼呢?還不是老問題中國人多漢奸嘛。「美帝」沒有用槍指著「中國人民的額角,迫他們非要捧《阿凡達》的場,是中國人自己親美崇洋,把一張戲票,當做選票,硬要投美帝國主義的文化霸權一票。歐巴馬看看《阿凡達》在中國的熱爆,再瞟一瞟《孔子》的票房,心裡就有了底,即刻宣布︰官式會見達賴喇嘛。

還有,香港的特區政府,不是高喊推行「國民教育」嗎?在中國大陸,官方都組織人民群眾看《孔子》,接受國民教育了,一國兩制,孔子是一國文化之尊,特區政府對《孔子》的上映,不聞不問,態度消極,沒有一個高官出來呼籲市民看《孔子》,這種政府,他說他愛國,屁呀,你信不信?

孔子學說,首要講「知恥」。設想人家中東,如果億萬金元拍一齣《穆罕默德傳》,與梅爾.吉勃遜的耶穌傳《受難記:最後的激情》票房對決,穆斯林兄弟一定會捧自己的場,不可以衰給耶穌,這就是骨氣了。

孔子和關公,是中國文化的一對睪丸,現在,其中一顆,慘遭卡麥隆一劍給挑掉了!還剩下一顆。《阿凡達》要拍續集了,張藝謀什麼時候拍一齣《關公》收復失地?拜託,我們熱切期待。

馬英九與金小刀的梁祝情之 〈不高興〉

評政治

台灣女作家龍應台女士的《大江大海》,記述了六十年前政權易手的國殤。那麼多無辜而善良的中國人,時代的變易,就像地殼板塊的移動,大地裂開一個口,把成千上萬的人吞噬了。

地震沒有得避免,但有一種暴力的人禍,叫做「革命」,如果一個社會不野蠻,一個民族講一點道理,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英國人至今看不起法國人,原因之一,是法國要經歷恐怖時代的流血革命,才實現議會民主,英國不需要,沒有大規模殺人,君主立憲就成功了。

龍女士沒想挑釁誰,她只是搜證據、訪人事、講事實、論道理。然而此刻,她的著作會觸怒當權者,因為「中國不高興」。龍女士的立論,基於良心,本來是對的,但中國不高興,就變成你錯了。

戰國時代,齊國有一個名醫,叫做文摯。有一天,齊湣王長了毒瘡,太子叫他診治。

文摯說:「大王的病,我能治好,但治好了,他一定會殺我。」太子問何故。文摯說:「他這個瘡,積毒甚深,毒源在內心,必須發一場雷霆大怒,散毒下火,才會好。但觸怒了他,他一定會殺我。」

太子保證:不要怕,只要治好病,你的生命,我一定為你擔保。

文摯有太子撐腰,進宮治病,他與湣王預約時間,故意三次爽約,齊王早已不悅。第四次,文摯大搖大擺現身了,進宮不脫鞋,踩著齊王的長袍腳,把齊王推倒在龍椅上,出言不遜,當臉衝撞。齊王大怒,臉脹得通紅。一發怒,心火散熱,身上的瘡果然好了。

但病好之後,齊湣王治文摯辱君之罪。太子和太后一起出面求情作證,沒有用。齊王下令把文摯放在水缸裡,缸底置柴生火,活活烹煮死。

這件事,記載在《呂氏春秋》,龍女士念洋書,有鬼婆的硬朗,中國人的性質,可能不明白,她曾經批判中國人的愚弱,問:「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中國人是要管的,管得早已不會生氣了,但管中國人的,動不動就會生氣,生氣了,就會暖水煮蛙,沸水煮人。祝龍女士長壽安康。

誰怕章子怡之 〈章子怡之前世今生〉

論兩性

大陸女明星章子怡,搭上時代華納的中年鬼佬大股東,風騷好萊塢,成為大陸萬千少女羨慕的對象,又是億萬網絡電車中國暴男辱罵聲討的目標。

章小姐的罪名,千惡萬錯,無非又是「崇洋媚外」、「有辱國格」等一大堆義和團式的愚昧暴吼。欣賞中國民族主義者被激怒得五官扭曲、青筋暴現,一個個變成噴火的野獸,是我生平最大的歡樂來源之一,大陸的民族糞青,愈對章子怡恨不得食肉寢皮,愈證明章小姐是當前最傑出的華人女性,章子怡式的「中國女人湊鬼現象」,就愈值得學習研究。

利用美色,開創全球市場,有什麼錯?章子怡很聰明。至於像玩跳棋一樣,一張藝謀、二霍啟山、三時代華納的大股東中鬼,一山還跳一山高,在許多道德偽善的中國人眼中,自然是所謂「不擇手段」了。

但是,誠如張五常教授說的:二十五年來,中國取得了驚人的經濟發展成就,雖然在這個過程中,貪汙、獨裁、環境汙染、政治制度不公,一切都不合文明社會的標準,但就像一個持竿跳高的運動員,他沒有遵守奧運的體育規則,他扭腰挺身的姿勢很難看,但高過頭許多的橫欄,他還是跳過去了,而且創造了世界紀錄。破了紀錄,就是破了紀錄,誰還在乎他的跳姿「樣衰」呢?

以「中國式跳高」的理論,平心看章小姐的成功,那成億上萬困在上海、北京、武漢、重慶的五十呎的書房,戴著深度近視眼鏡,只知道一面看著章子怡的性感圖片一面手淫,一面又上網大罵章子怡是漢奸婊子的中國糞青飛機男,心理就應該平衡一點了。

不要大罵章子怡,如果有一個神仙,告訴這批中國男人的窩囊廢:一分鐘之內,一揮神仙棒,就可以讓他們化為女兒之身,像章子怡一樣的美貌和身材,同時,美國駐北京、上海的領事館馬上向「她們」發出簽證,批准「她們」去美國,在比佛利山的日落大道一起企街(閒逛),向好萊塢的製片家、監製、大導演搔首弄姿,賣肉色誘,一旦成功,即可簽片約,「她們」幹不幹?可以寫包單,這批變性的電車失敗一族,像狗啃泥一樣,跪著爬到美國,他們也肯幹。

嘴巴「愛國」,心頭崇洋,骨子裡媚美,當代中國民族主義者的虛偽,無論美國歐洲,只要會做生意的,都一早看穿了。此所以Starbucks 膽敢一直開進故宮。章子怡的可愛之處,在於她的真實和赤裸,她公然做出了中國十三億人,包括中國領導人心底最毛癢、最想做而做不了的事,而且空前成功。

不理眾議,獨立自主,走自己的路,踏著中國男人的烏龜背,一踩二蹬,渡過太平洋,在美國加州比佛利山登陸,這一身輕盈如燕,登萍渡水的雜技功夫,不必袁和平來武術指導,不靠吊威吔,也沒有電腦數位特技,硬是比《臥虎藏龍》裡那一場竹林晨戰,飛瀑插水的經典動作場面,更教人拍爛手掌。

在中國,第一流的國色天香嫁鬼佬,二三流的美女,嫁上市公司主席,只有豬扒(醜女),才嫁得上香港深水埗的生果金獨身戶,這是全國公認中國女人森林求生的基本定律。放之北京三里屯、上海外灘和衡山路酒吧裡左擺右移的洋人,今天派駐中國,適逢一個財色兼收的盛世,有什麼感覺?他們會眉開眼笑的告訴你:北京和上海,比曼谷和芭達雅的「投資環境」,更加秀色可餐,溫得扶!

這就叫做「市場」了。市場的力量,如火山爆發,如冰山消融,如彗星流閃,如春暖花開,連上帝也無力阻擋,因為市場本身就是上帝。章子怡突破中國市場,走向世界,是炎黃子孫的光榮。不是說中國產品不比麥當勞、可口可樂,永遠出不了跨國品牌嗎?章小姐就是眼前現成的一個,萬千的民族糞青,還口吐白沫地瞎罵什麼?

何況章子怡不只純仗著樣貌和身軀。出身北京舞蹈學院,人家在女童時代,咬著牙默默吃盡了苦頭。中國的體操王子和舞蹈皇后一樣,在訓練的過程中,要經歷非人的磨練。章子怡有真材實料的功夫,單看《臥虎藏龍》中客棧大戰,章子怡金雞獨立,光照樓頭,再看《藝伎》中她全副和服、手持摺扇,在日本的尺八樂聲之中,足蹬鳳步,十趾奔騰的那一出場的功架氣勢,就明白為什麼好萊塢的亞洲第一女星,不會是劉曉慶或鞏俐,更不會是五十年前的關南施和葉楓了。

好萊塢是一個很殘酷的地方,單憑睡覺,怎也睡不上去的。前如蘇菲亞羅蘭,也嫁了一個製片家卡洛龐蒂,但有沒有看過蘇菲亞羅蘭在《氣壯山河》裡的拉丁熱舞、在《向日葵》中車站送別的一場演技?沒有這套本事,再大波、再扭屁股,把片約辛辛苦苦的睡回來,也是一齣起、兩部止。理由很簡單,再一手遮天的老闆和製片人,都要向公司業績交代。湯姆.克魯斯水裡來火裡去的上跳下竄,蹦懸崖、跳摩天大廈,一旦天價片酬超過了製作成本和利潤的比例,老闆一按計算機,眉頭一皺,一樣叫他走路。

各有前因,幸勿羨人,中國人對章子怡,有什麼好嫉妒的,在這個醜惡的社會,愈是脫穎而出的性格人物,愈淪為千夫所指的公敵。中華民族,以一個集體而論,太平庸了,他們千百年來,習慣了劣幣驅逐良幣,崇禎皇帝把抗清的袁崇煥凌遲處死,北京的市民,爭著付錢買割下來的碎肉吃,只因為在那個平庸愚昧、唯唯諾諾的濁世之中,袁崇煥是唯一敢作敢為的性格巨星。

除了真本領,章子怡小姐的命好不好?當然好。她好在生為二十一世紀的中國女兒之身,換了三百多年前,她如果不幸生為袁大將軍,也落得個碎屍啖肉的血腥下場。如果相信輪迴,章小姐的前生,說不定就是死守寧遠的袁崇煥,她這一生,是來討還這個世界欠﹁他﹂的一切的,就是一個甘於集體愚庸的世代,如何製造一千個理由,來放倒一個不甘於愚庸的人物。

章子怡愈紅,受到的咒罵愈多,這種現象,在中國也引起了關注。中國人受夠了權威,對於帶槍的權威,他們缺乏反抗的勇氣,只有專門挑選手無寸鐵的權威來吐口水宣洩。恨章子怡的人,不一定是真恨這個人,他們另有目標,不敢宣示,他們恨的是自己處身的這個時空。如此即能解釋中國民族主義者變態的獸性,對付這群野獸,章子怡小姐繼續成功進位,讓牠們咆哮得更痛苦,然後隔半個世界,欣賞牠們鎖困在獸籠裡無窮無盡的煎熬,就是最大的快樂。

跟洋人相好,對一個聰明女子,不會是終站羅湖,最多只是上水。她還有得再上層樓的。有一天,章小姐如果當了美國的總統夫人,也不無可能,她會踩著紅地氈回中國訪問,那時同一批網民,全跪下來,爭吻她的腳趾尖。

喝紅酒蓋高尚之 〈公關示範〉

說生活,職場,時事

台灣富士康公司大老闆郭台銘,因日式管理,因為工廠接連十二人不適,跳樓,趕赴大陸公關救亡。

香港特區政府模仿英國,危機處理,找什麼 Spin Doctor,據說只要發表一通熱情洋溢的演講,就可以形象提升。

我願意給郭老闆當一回 Spin Doctor,寫一篇演詞,當然,這一門工夫是專業,希望郭老闆尊重知識分子,錢要付足。演詞如下:

今天,我對接連十二位我們的員工的不幸,感到萬二分的難過。

固然是不幸的,但是我要說哦,四十萬員工,跳樓的只有十二位,占總人數只有百分之零點零零零零三。香港最近有的壞分子搞反政府公投,全香港選民三百三十萬,投了票的只有五十萬,香港的政府說,共有兩百八十萬人沒投票,抵制公投,是支持政府的。所以噢,我們工廠,至今還有三十九萬九千九百八十八位員工,是抵制自殺、工作愉快的。

看到半杯水,還是半只空杯? Think outside the box,世界就充滿希望。還有噢,你們中國,不,我們祖國內地,有許多愛國憤青,都尊崇毛主席老一輩革命家的對不對。有一位陳毅同志,他是老革命,剛解放時,他出任上海市長。那時國家政策,沒收私人資產,搞公私合營,上海每天都有大老闆傾家蕩產,在外灘跳樓。陳市長他是革命家,是見過大風浪的人,他天天上班,點一根菸,泡一壺茶,笑嘻嘻的問助手:今天又空降了
多少傘兵?(眾笑,講者揮手,示意靜下)

陳毅同志是涼薄嗎?是沒人性嗎?不,這是革命家的豪情。我們國家當前也經歷一場經濟開放的革命。美國的蘋果給我訂單,我開工廠,大家來裝配,我們為全人類推動IT革命,我們的工人,有工作,有飯吃,也在經歷一場溫加飽的經濟革命。毛主席說:要奮鬥就會有犧牲,死人的事是經常發生的。我們不要受外國勢力利用,小事化大,危害社會穩定,這樣不好。

這樣說,不是說我沒責任。我有的,除了擺風水陣,朋友告訴我,鄙人的名字,叫郭台銘,唸上去,像「國殆冥」,不太吉利。我決定從今天,改名「郭泰命」,取其國泰民安、珍惜生命之意,大家不要當空傘兵,當好螺絲釘,把革命進行到底,你們說好不好?」
大家喊:好。

「好不好啊?聲音太小,我聽不見」然後地動山搖,熱淚洋溢,千千萬萬人大喊: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