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教徒的女兒
定價:NT $300  79折特價:NT $237

我曾祈求上天換另一個家庭給我。
然而,望著母親逐漸遠去的背影,我只但願上天能再應允我另一個願望,讓我換回原有的家人……

那個傍晚,母親拍掉我手上有毒的蕈菇,告訴我:
「凹凸不平、帶著傷疤的外貌,是營養與生命的象徵;看來平滑漂亮的表相其實暗藏了毀滅與死亡。同樣的,人也是如此,即使是妳愛的人也往往表裡不一。莎拉,妳得仔仔細細看個清楚才行。」

  埋在草原下那本母親的紅皮日記深藏著數十年的祕密,鎮上群起的歇斯底里的流言把我們每個人全帶進罪惡的淵藪裡,因謊言、怨懟、牟利而彼此攻伐,殘害無了數無辜的生命。面對如此集體的罪孽,有人為了私利,不惜誣陷別人;有人為了自保,隨波逐流、浮沉不定;有人卻堅持誠實面對自我,昂然地以性命換取尊嚴,如我那從未擁抱過我、最後卻讓我明白何謂深深母愛的母親。

身居乏困的惡土,我們如何憑一己之力為家人開創美好新天地?
面對全世界的誤解,你有沒有勇氣挺身而出為自己辯解?
當死亡的威脅臨頭,有多少人能夠堅持自己的信念?

  美國新銳作家凱薩琳.肯特巧妙結合歷史事件與家族傳奇,透過一個十歲少女的雙眼,以細緻文筆描摹出一幅又一幅家庭生活的場景,讓我們看見家族間的情感羈絆如何一環一環緊密扣上,並揭示了生命的絕望與希望都存在於人性的矛盾之中,只要真理不滅、只要真情仍在,即便這世界如何黑暗瘋狂,永遠有一盞燈領我們前行。

 

自然、誠實、擄獲人心。凱薩琳.肯特為耳熟能詳的題材賦予新鮮的觀點,閱讀的過程,令人情緒幾度激盪。
——《水之重》作者安妮塔.雪瑞佛

吸引人又喚起無限情感,危險時代的有力故事。
——《時人》雜誌

凱薩琳.肯特將悲慘事故中荒謬至極的成分描述得入木三分,說出了讓人揪心的故事。
——《今日美國報》

成熟有力的故事,描述人性無比的信心如何戰勝悲劇。
——《紐約時報書評》

歷史不僅僅是事實與數據,更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異教徒的女兒》詳述令人椎心的牢獄與迫害、根深柢固的猜疑與家族背叛,而愛的強大力量使此書終得圓滿。極度推薦。
——《圖書館期刊》

凱薩琳.肯特Kathleen Kent

「地獄女王」瑪莎.凱芮爾的第十世後代。成長過程中聽聞母系先人在「女巫審判」時期的諸多遭遇,因而有了《異教徒的女兒》之寫作靈感。

為了更加了解先人的生活,凱薩琳耗時五年研究塞林村女巫審判的資料。透過精準描述時空背景,令讀者宛如身歷其境;情節曲折動人,在史實與虛構之間取得美妙的平衡。

她曾在訪問中表示:「《異教徒的女兒》一書不僅傳達了我對家人的愛,更是我對受難者的致敬之作——他們寧可擁抱真相而死,也不願帶著謊言苟活。」

作者凱薩琳為完成此部作品深入瞭解家族歷史,重回塞林村,追尋先人足跡。(塞林村,位於美國麻薩諸塞州,歷史著名的女巫審判事件發生地點)

位於塞林村,故事中母親瑪莎的紀念碑。
瑪莎真正埋葬地已不可考,但目前塞林村設有當年在女巫審判事件中被處吊刑的19位受難者紀念碑。

The Benjamin Abbott House

故事主人翁凱芮爾家鄰居——班哲明‧艾伯特的房子。
人心因身處劣土而變得險惡,在一次土地歸屬的爭執之後,瑪莎得罪艾伯特家族,之後班哲明更誣告瑪莎為女巫。
凱芮爾家的房子已不存在,但艾伯特家的房子正是17世紀清教徒新英格蘭式建築的標準範例。

瑪莎被吊死之後,湯瑪斯‧凱芮爾帶著子女移居他地,此為凱芮爾家位於康乃狄克州馬波羅市的房子。
房子前的空地有一塊墓碑,沒有人知道那裡埋葬著什麼人……

 

  當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決定把陶片送給瑪格麗特。我做不出她送給我的那種精美的禮物,但我能給她奇特美好又稀有的東西。我閉上眼睛睡覺,夢到自己迷失在玉米田裡。我聽見瑪格麗特在叫我,但不管我追著聲音走向哪裡,那個聲音總是退回玉米田去。最後,那個聲音帶我來到井邊,從下方深淵朝上喊。濕漉漉的陶片閃閃亮亮,躺在井口,彷彿從井裡升起。那聲音不再是瑪格麗特的,而是另一個女孩,不停呼喚我。我走到井邊,往進漆黑的內在,看到下方黑色水面的倒影。是我自己的臉。醒來後,我滿臉淚水,胸口空虛。

  從那天早上開始,我內心的怨恨不斷滋長,堅信母親得要為我失去的一切負責。因為她的自私,我被迫離開姨丈家;因為她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姨丈再也不會來我們家,甚至可能也禁止他的家人來訪;因為她太毒舌,鄰居都說我們壞話,還在家中、在錢德勒客棧裡大肆談論我們的八卦。我甚至忽略梅西性格的缺陷,無視她耍心機、偷竊、欺負弱小,反而怪母親趕她出去。其中最邪惡的念頭,便是因為失去了外婆而對母親懷恨,彷彿是母親的疏忽導致外婆過世。我再也無法壓下心中的憤怒,絕望的我放聲痛哭。聽到我的痛嚎,母親非常驚訝,手一鬆,原先拿著要掛上火爐曬乾的那串洋蔥就這麼掉了。我面對她站著,雙手握成拳頭靠在腰間,怒吼著:「為什麼妳要奪去所有我愛的人?」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