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將靈魂賣給魔鬼,
你什麼也不是。哪裡也去不了!

嘲諷當代都會虛偽浮誇、見利忘義的企業文化

一名跨國企業驕子身陷性、謊言與圈套,墮入底層生活的瘋狂故事

深刻嘲諷當代都會虛偽浮誇、見利忘義的企業文化
被譽為媲美《美國殺人魔》《鬥陣俱樂部》等嘲諷消費世代文化的精采小說

《華爾街之狼》的教訓就是──別讓金錢控制你,還有性。
當你將靈魂賣給魔鬼,你什麼也不是。
尤其當我火辣、性感、床功一流的女實習生,竟反咬控訴我性侵時,
我所賣命的跨國企業,只是忙著送我下地獄……

 

故事主角艾瑞克是紐約知名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年輕愛玩的他世面靈通,他坐擁高薪豪宅,醇酒春藥,還有把不玩的美女。仗著天資聰穎、少年得志、目中無人的他,解雇資遣資深員工毫無愧色,任何人都別妄想退休金能僥倖入袋,艾瑞克是個冷血的魔鬼。直到某天他邂逅一名女實習生,一個記不起名字的年輕女子,在幾次酒後亂性的交手後,艾瑞克開始酒飯無思,開始失去理性。他不停問自己:這究竟是愛還是陷阱?原來女實習生突然持驗傷報告控告艾瑞克職場性侵。

讀者將眼看一名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的瀟灑人物,一步步在毒性強烈的資本主義企業中,被剝奪反噬,幾乎落魄潦倒、孑然一身。在紙醉金迷的職場背後,艾瑞克是如何的一個人,女實習生究竟是他精神崩潰的兇手,還是他罪惡靈魂的解藥?


彼得‧馬泰 Peter Mattei

小說家、劇作家、製片人、也幫電視和電影編劇。他的得獎劇作在美國各地的劇場演出,備受好評。
彼得‧馬泰的第一部劇情片《Love in the Time of Money》是在「日舞導演研究室」發展出來,並由勞勃‧瑞福擔任製片。他也曾經替HBO、CBS、ABC、FOX等電視網,撰寫試播片原創劇作。 他住在布魯克林、紐約州北部和德州奧斯汀等地。

《去他的巴哈馬》 精采試讀

 

我專叫人捲鋪蓋走路,這是我的工作。

但我不只開除他們,過程中我還幫了他們一把,或者應該說我喚醒了他們,還是說我花時間幫他們寫墓誌銘,就算沒有史詩般壯闊,也算光榮了,比他們本來該有的死法還要更戲劇化且有意義。

這下知道了吧,我被請到紐約市的廣告公司泰特,來「清理門戶」,當的是「創意長」,被請來這兒,創造一種創新和創意的文化,意思就是甩掉那些廢物、開除那些年紀大的動作慢的能力差的,那就是我在做的事,因為那是我的工作。

起初我很怕這件事。我知道我拿了很多錢,就是要讓別人怨恨的,做「下流事」,它依然不是那麼酷的事。然後我長大了,在開除了幾個可悲的四、五十歲的藝術總監和文案後,我的態度改變了。我體會到我對工作這方面的問題,純粹就是在我的腦袋裡,如果要我百分之百對自己誠實,我就會承認這事有點英雄成分在裡面。我猜是那種狩獵的刺激感吧。我把獵物逼到牆角,人資女士在旁看著我,我有我的台詞要說,幸好她記下來而且跟我一起誦:「我實在不願這麼說,但我們必須讓你離開。」

這句話就像我手裡一把安靜的小刀,一把手工訂製獵象槍,子彈都上膛了,扳機也扣上了,我所要做的就是張開嘴,然後講話,命運自會決定怎麼走,任誰也束手無策。之後的時刻會好像蒸氣一般凝結在那裡,人資女士會虛情假意地看著那如今已被我解決了的、冷汗直流的獵物,但我真的知道她在想什麼,她在想自己正陪在一個冷血殺手旁,而這事讓她興致勃勃。

一旦我放棄了解人類存在的簡單真理後,我開始享受殺戮的原始之美和明顯樂趣,開始把這轉換成一種精心製作的儀式。我大可像我們在屠宰場殺雞那樣把他們都砍了,這種方法有點沒人性,而他們一直要到死亡的那一刻才知道發生什麼事—─如果一隻雞知道什麼是死亡的話,但牠們知道嗎?或者我可以用一名優秀喜劇演員的藝術、優雅和尊嚴,演一場灑狗血、滿是天使、魔鬼和小丑的戲碼,送走他們。他們或許是不知情的輸家,也可以是大明星,而那都任憑我們決定,我們有一整個團隊來做這件事,但我是主導的那個人,有一整年的裁員程序表、電郵行事上記錄的項目、邀請和提醒;Outlook是我的連續劈刺、我的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