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每一部電影上映時,有個潮流,片頭都一定要打上「改編自真實故事」。這裡跟你說個故事,保證是真實案例,你可能一邊看一邊冷哼「那個白癡」,請你幫他找找看,他哪裡判斷失誤?怎樣生還?

真實案例
由電台名嘴《歐痞與安東尼秀》主持人安東尼‧庫米亞(Anthony Cumia)提供

我記得大概是二○○八年吧,我跟一個在紐約業界工作的超級辣妹約會。我不曉得我怎麼把到她的;一定是因為我的個性太迷人了。我們交往了一整個夏季,那個女孩真的很體面;大家看了都會說:「哇靠!」

我不曉得我怎麼會搞砸這一攤,但是⋯⋯。夏季快結束了,我們剛從巴哈馬群島回來,我們玩得很開心,性愛也很契合。她想要在我家辦個夏末派對,她已經計畫了幾個禮拜,在那段期間,我開始跟把妹網站上認識的一個女人聊天。她完全是我的菜,我很想上她。我要上這個女孩! 即使我有個漂亮女友,我還是想上新的對象。
呃,我在網路認識的這個女人住在加拿大,但我們有共同的朋友—說來真巧,正是要來參加這場夏末派對的朋友。所以我請她飛過來跟他們同行,這打從一開始就是個餿主意,我知道。絕對不要邀請劈腿對象來到女朋友跟你在一起的派對,而且在你家。於是那個金髮辣妹來到派對上,我忍不住一直看她,因為我滿腦子只想上她,我女友開始注意到我沒怎麼注意聽她說話。說到劈腿我實在遜斃了,因為我沒有「鎮定臉色」或技術。我只會說:「嘿,我不想再上妳了;我要上那個女孩。」我不會說謊。

我跟這個女生在按摩浴缸裡,我的女朋友在招呼我的家人,但是她一直在監視我。金髮妹開始在浴缸裡揉我的腿—有泡沫,所以你甚麼也看不到,但我知道接下來會怎樣了。派對上我一直在喝酒,到這個關頭我滿腦子只想要上她,跟女友的感情之類的我已經不在乎了。

接近派對結束時,大多數人都走了,我猜我跟那個加拿大妞真的摳摳摸摸太過火了。呃,我女友看到了,很不爽地離開了。而我只說:「酷。」(我真是個爛人!)
我帶著這個女孩到我的臥室,我們搞得很爽,然後睡著了。隔天早上,有人大叫我的名字、敲我房間的門把我吵醒,謝天謝地,我有鎖門。那是我女朋友。我另一個女人在床上,無路可逃,因為我的臥室在二樓,只有一道門。

我模仿老電影情節,叫這個女生躲進衣櫥裡。我有兩個活動式衣帽間,一個男用一個女用,「女用」塞滿了我女朋友的東西。所以金髮妹衝進去的同時我打開房門,用睡眼惺忪的迷糊口氣說:「喔,嗨,是啊,我好累。我在睡覺。」

我馬子開始痛罵我在派對上跟別的女人講話。她環顧房間,一定是聞到了嘿咻的氣味,因為她問:「她在這裡嗎?」當然了,我像個混蛋一樣撒謊:「不在!不在!」她走到男用衣帽間打開門——女孩不在裡面——看看裡面,然後關上門走開。我心想:「歐買尬,她只檢查了一個衣櫃。我過關了!太棒了!」
她還在罵我昨晚讓她看起來像個呆子,說得沒錯,我真是個該死的人渣,也沒錯。她說的一切都對。然後她說:「這個衣櫃呢?」打開門發現那個金髮妹站在裡面。感謝上帝她至少穿上了她的衣服。

「嗨,」她對我女朋友說。
「妳跟我男朋友上床多久了?」
「大約兩星期。」

這時我的女朋友離開我家,但是拿走了我的筆電、我的鑰匙、我的車、我的手槍執照。我光著身子,沒辦法追上去。她撐了兩週左右拒絕歸還我的東西,直到我終於請警察上門去索討。這段戀情就這樣結束了。那就是我的衣櫥加拿大妹之夏。

Q:安東尼哪裡做錯了?

(a)把劈腿對象藏在櫃子裡
(b)劈腿被抓包時佯裝剛睡醒
(c)在女友家派對上跟劈腿對象玩泡泡浴
(d)付錢急call劈腿對象搭飛機來找你

 
文字摘錄自《完全劈腿指南》
作者:比爾.波(Bill Burr)、喬.德羅薩(Joe DeRosa)、羅伯.凱利(Robert Kelly) 
譯者:李建興
定價:320元/特價:253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