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吉本芭娜娜雙年書首刷紀念書盒版
  • 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
  • 這樣那樣生活的訣竅

吉本芭娜娜雙年書首刷紀念書盒版
《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這樣那樣生活的訣竅》

暌違兩年的吉本芭娜娜,創作生涯僅有的「雙年書」
繼《食記百味》後,芭娜娜一年加一年的日常生活散文雙書。

「我相信,自己的隨筆就像是小說的攻略本。即使對我這嚴肅的個人完全不感興趣,也願將我的小說視為溫泉浸入其中,如果有許多這樣的讀者,我也會覺得很開心!」

《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這樣那樣生活的訣竅》,雙書合購75折。首刷紀念書盒版,加贈歐舒丹馬鞭草護手乳(10ml) 售完為止。


普羅旺斯的翠綠靈魂 ── 馬鞭草
綠中又帶點亮黃的嫩葉,瀰漫著檸檬味的明亮香氣,這就是不論男女老幼都無法抗拒的魔法植物。馬鞭草是地中海沿岸常見的灌木植物,自古以來就被認為是魔法草藥,為悶熱的溽夏賦予活力,同時也舒緩煩躁沉悶的心靈。讓沁涼的馬鞭草香味陪伴你一整個夏天,展開生活中的嶄新旅程。

原價600元 特價450元

原價320元 特價288元

《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

今後,要為家人、自己和朋友而活。
對於這一年,我由衷地感謝。

芭娜娜不寫小說時都在做什麼呢?
這裡有最真實的紀錄。一個低調的胖歐巴桑的生活點滴。 和大家一樣育兒煮飯、工作打掃,和朋友談笑、和動物生活,再擠出時間放鬆身心……

簡直是停不下來的跳舞、旅行、吃美食……
這一年發生了空前的大災難,唯有安頓自己,維持健康,灌注能量。 然後才能繼續寫作。經歷過種種不安後,更加深深明瞭此刻的幸福之大。

芭娜娜的365日。記
以「每天和讀者連接」而寫的日記,記錄了芭娜娜喜愛的餐廳、旅館,戲劇、電影,書籍、音樂,親子關係的看法、與年邁雙親間的親情,種種省思,以及她的人生觀。

《這樣那樣生活的訣竅》

很可能是人生中最不順的一年,也是最難忘,成長最多的一年。
預感不順遂的一年之書。卻在這樣那樣中活出幸福

許多事情結束,也有許多人離去。那就是人生。 但是,「唉,沒關係吧」, 活著,那樣就好,就值得高興, 如果眼睛只朝向幸福,就會在不知不覺中打造出幸福的預備隊。

芭娜娜的一年之書。
父親、母親、好友,身邊最親愛的人在短短幾個內接連過世,很可能是人生中最不順的一年,也是最難忘,成長最多的一年。芭娜娜筆記自己從傷痛中慢慢站起來的模樣,月復一月的生活體悟,化為文字,但願有同樣遭遇的人能珍藏著回憶,繼續往前走。

關於生活的這樣那樣。
胖得快活?還是長壽飲食?交給安寧照護能放心嗎?客訴還是找碴? 書腰有幫助嗎?跟計程車司機計較?常讓人招待不好吧?喪禮怎麼辦比較好?……

生活啊,這樣如此,那樣也好。不論什麼時候,我都只想看著現在。
「有勇氣以一句話改變他人的人,都是美麗的。」


■ 特別收錄六篇全彩小品美文。(繪圖/山西源一)
「體貼的話語」「正確」「濕答答的女人」「阿哲」「戀愛」「變化」

原價280元 特價252元

吉本芭娜娜

1964 年生,東京人,日本大學藝術學文藝科畢業。 本名吉本真秀子,1987 年以小說《我愛廚房》獲第六屆「海燕」新人獎,正式踏入文壇。1988年《廚房》榮獲泉鏡花文學獎,同年《廚房》、《泡沬/聖域》榮獲藝術選獎文部大臣新人獎。1989年以《柬鳥》贏得山本周五郎獎,1995 年以《甘露》贏得紫式部文學獎,2000年以《不倫與南美》榮獲文化村杜馬哥文學獎。

為日本當代暢銷作家,作品獲海外30多國翻譯及出版。於義大利1993年獲思康諾獎、1996年的Fendissime文學獎〈Under 35〉和銀面具文學獎等三項大獎。

著有《廚房》、《泡沬/聖域》、《甘露》、《哀愁的預感》、《蜥蜴》、《白河夜船》、《蜜月旅行》、《無情/厄運》、《身體都知道》、《N‧P》、《不倫與南美》、《柬鳥》、《王國 vol.1 仙女座高台》、《虹》、《羽衣》、《阿根廷婆婆》、《盡頭的回憶》、《王國 vol. 2 悲痛、失去事物的影子,以及魔法》、《王國 vol. 3 祕密的花園》、《雛菊的人生》、《食記百味》、《王國 vol. 4 另一個世界》、《喂!喂!下北澤》、《橡子姊妹》、《甜美的來生》、《地獄公主漢堡店》、《原來如此的對話》(和心理學家河合隼雄對談)等。

內文試閱

***

在韓國明洞熙來攘往的樂天百貨裡閒逛等候朋友購買化妝品時,兒子洗牌失手,撒了一地撲克牌。人來人往的百貨公司走道這麼窄,竟然給出這種亂子。

「不是說過不要在這種地方洗牌了嘛!」

平常我就這麼認為,那當兒自然更是這麼認為。

當時我正好陪另一位朋友暫時離開座位,不料一回來就碰到這種狀況。

想當然爾,我先是斥責:「不可以在會妨礙別人的地方玩撲克牌!」又下令:「自己收拾!」只覺得這麼處理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孰料在這混亂中,一位化妝品專櫃的美麗小姐竟然隨即蹲下幫忙撿牌。在道謝並和她交換微笑的時候,我感覺到現場的空氣都動了起來。

在意想不到的時候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那意外卻讓空氣動了起來,讓人的心霎時得以接觸。就是這樣的感覺。

朋友們原本也帶著怒氣幫忙撿牌,但眾人間的氣流起了變化,彷彿空間突然出現了裂縫。

我不斷思索這件事,翌日大家一同走在美麗的紅葉步道時,突然有了領悟。

想必,戀愛就是在這種瞬間降臨的吧。在出乎意料、突現縫隙、放鬆的時候。

所以,戀愛很難在集體行動的時候出現,受同性喜愛的女孩子凡事考慮周到,對戀愛反而遲鈍。

我行我素、搞不清楚狀況、邋裡邋遢、迷迷糊糊……先不論是好是壞,這種人自然比較會有異性緣。老天爺在在那縫隙中施展魔法,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因為任誰都喜歡悠哉、空隙、和緩、以及出乎意料的驚喜。

世間的一切皆是因果。這道理雖然清楚,可是「既然已經這麼做了,所以請那麼做」這種道理不知怎地卻是完全行不通,我認為也很清楚。

輸入與輸出根本無法算計,無從得知種什麼瓜會得什麼果,這正是人生的妙趣所在,將此看得很單純(似乎事事都能如願以償)的人,只不過是腦袋裡沒有矛盾,和宇宙的關係透明而且通路寬敞暢通罷了。可是人一旦到達那個境界,就不會再一一想著「我要這個」、「那願望實現了」之類的事,我覺得結果其實是一樣的。

「自己循規蹈矩,心地良善、知情達理、乾乾淨淨,努力過日子。都這麼努力了,請讓我遇到一個好男人」……從前我當然是這麼想的。

但仔細觀察自己之後就發現,只有在身穿下上不成套的睡衣時、重重摔一跤時、上了石膏拄著拐杖時、迷路時、生病臥床時、一頭亂髮趿著拖鞋去喝酒時……愛情才會降臨。

雖然恨不得能早點明白這道理,但我還是和合適的對象結了婚,結果算是差強人意(★all right),所以也無所謂啦。

即使如此,一直以來,以及在韓國的那時候,我都不禁會這麼想。

或許能夠欣賞這種空隙,就是一種人生的美。

和兩年前還幾乎完全是陌生人的朋友走在晴空萬里、滿城紅葉時的美麗韓國,感覺真是奇妙。

倘若一切都能預見、都是命中註定、因為自己是名人而交友更加謹慎、上草裙舞課時也因而板著臉與人劃出界線,那種時刻就絕不可能降臨。因為從當時起就努力與自己認定喜歡的人共處,如今才能享有他們的陪伴。

最美好的就是,這不是令人悲傷的意外。我認為人生中的一件禮物。不,即便是令人悲傷的意外,也千真萬確是一件禮物吧。想必在我死後也會對此有所體悟吧。

***

和父親過世時不同,母喪給我的打擊似乎連基因都感覺到了,彷彿不斷有重擊從內部而來。

怎麼也提不起勁,仍舊每天都過得像隻水母。

有天傍晚,我睡了個午覺(?),夢到母親在我家。我搬來這裡時,母親已經幾乎無法行走,所以從沒有來過。

「喔,原來妳住這種地方啊。」

母親說道。尚未癡呆,也還能走,完全是仍愛找碴時的健康模樣。

我哭了,而且是號啕大哭,一把抱住母親。

「妳這孩子真奇怪,哭什麼啊?」

母親問。這也是母親難為情時特有的態度。

接著就登上籠罩著強烈白光的樓梯。母親在白光中逐漸消失,終於看不到了。

我依然哭個不停,不斷地呼喚。

這時,母親在樓梯上說道:

「再見嘍!」

聽起來略帶沙啞,是母親真想念一個人時努力發出的聲音。

醒來時,我仍在啜泣,心想剛才的事情一定是真的,母親今日升天了。真高興她能來跟我道別,因為她走得那麼倉促,讓我沒能見上最後一面。

母親是個自我中心、任性、孩子氣、善良、直爽、迷人的人。

就連自己的缺點也毫不掩飾,完全不在意別人眼光,坦白真誠過完一生,什麼也沒留下。沒有怨恨,沒有軟弱,也沒有或遺憾。

父親就不一樣了。他在向形形色色的人拋下各式難以形容的線索後離開人世。潛藏在我心中對這世界的不合理的憤怒全都冒出來,天天過著憤怒到難以入眠的生活。

人生在世究竟是為了什麼?助人為善究竟有何意義?回報又是什麼?

父親過世前說了好幾次的「我好像懂了」究竟是什麼意思?

總覺得這其中似乎藏著什麼龐大、深奧的議題,對我來說是個重大的課題。希望能夠在往後的人生中弄清楚。

我想要解迷。不是尋求答案,而是想要不斷挖掘人生的謎。

話說回來,我打從心底以為,或許是因為經歷了這種痛苦,大叔大嬸們才懂得疼惜年輕人。

他們絕不會說:「你們遲早也會體驗這種感覺,在那之前就好好享樂吧。」

反而是「年輕時嘗過越多年輕的苦惱,父母過世時就越容易克服喪親之痛。所以我會替你們加油的」這種心情突然變得強烈。

只因為年輕人年輕,所以想給予他們支持力量的溫柔,在我心中萌生。

看來年歲增長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並不全然只是徒傷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