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得 Adobe Flash 播放程式

太好看了!佈局情節無懈可擊的頂尖犯罪小說!

一樁無預警街頭綁架
綁匪只想看著他死!
籠子裡的女孩是誰?

故事一開場,美麗女孩愛麗絲,在街頭遭到綁架。
高壯的勒關局分局長派出探長卡繆•范赫文前往調查。

現場目擊者舉證不全:
只知道女孩在巴黎街上遭人擄進白色廂型車後,車子揚長而去。嫌犯不明,沒有線索。面對時間分秒流逝,范赫文探長一籌莫展。

綁架案件發生的頭幾個小時是最關鍵的黃金救援時刻, 錯過這段關鍵時間,肉票生還的機會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此刻,愛麗絲正遭到綁匪野蠻地毆打。 她被關進一口無法站直或坐下的木製籠子, 懸吊在廢棄倉庫的天花板下,綁匪只想慢慢看著她死。

「女被害人愛麗絲為何遭到綁架?」
這個謎團將范赫文探長捲入一場布局複雜且時間緊迫的競賽 ──
一切宛如命運的安排。對於身體和心理都曾有過悲慘缺陷的卡繆•范赫文探長, 救回愛麗絲有期限的性命,僅僅將是重重艱難挑戰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項。

籠子,fillette,一種無法站直或坐下的小籠子

「這是路易十一世為了凡爾登主教發明的刑具。他被關在裡面十年。
這是消極但很有效的刑罰。關節會硬化,肌肉會萎縮…而且,
絕對會把被害人逼瘋---」

皮耶‧勒梅特(Pierre Lemaitre)

1951年生於巴黎,法國作家、編劇,龔固爾文學獎得主。曾任文學教師多年。

他迄今的小說作品備受各界讚賞,譽為犯罪小說大師,曾經榮獲2006年干邑處女作小說獎、2009年最佳法語推理小說獎,以及2010年Le Point週刊歐洲犯罪小說獎。

籠子裡的愛麗絲》是他第一本被翻譯成英語的小說,贏得了2013年CWA國際匕首獎最佳犯罪小說。
2013年11月,皮耶‧勒梅特以描寫一次大戰的作品 Au revoir la-haut ,榮獲龔固爾文學獎。

籠子裡的愛麗絲 精采試閱

愛麗絲宛如置身第七層天堂。她已經試戴假髮與接髮一個多小時了,猶豫,離開,回來,再試戴。她在這裡可能耗上一整個下午。

她三四年前純粹湊巧在史特拉斯堡大道上發現了這家小店。其實她沒在找什麼,但是出於好奇走進去,驚訝地看見自己變成紅髮女,脫胎換骨的樣子。愛麗絲幾乎戴什麼都行,因為她真的很漂亮。但並不是一直都這樣的;轉變發生在她青少女時期。之前她是個相當瘦弱、醜陋的小女孩。但是當她終於開花,就像潮汐,像快轉的電腦變形程式;短短幾個月內愛麗絲變成了迷人的小女人。或許因為當時每個人 ── 尤其愛麗絲自己 ── 都已經放棄了她會變漂亮的希望,即使是現在她也從來不認為自己漂亮。

她拿起一頂稱作「都市震撼」的假髮,瞄向商店櫥窗外看到了那個男人。他站在街道遠端假裝等人之類的。這是她兩小時內第三次看見他了。他在跟蹤她。現在她發現肯定如此。第一個念頭是「為什麼找上我?」,彷彿男人跟蹤除了她之外的其他女人,她反而能夠理解。彷彿她並非一向受到男人注目,不論在公車上、在街上、在商店裡。其實愛麗絲足以吸引各年齡層男性的注意。這是三十歲的好處之一。不過每次被男性注意,她還是會驚訝。「外面有比我漂亮得多的女人。」愛麗絲總是缺乏安全感,苦於自我懷疑。從她小時候就是這樣。到了青春期她發生嚴重的口吃。即使現在她緊張時還是會結巴。

她不認得那個男人;以前從未見過他—像那種體型,她會記得。況且,五十歲的男人跟蹤三十歲的女人似乎很怪……並非她有年齡歧視,絕對沒有,她只是驚訝。

愛麗絲低頭看著假髮,假裝猶豫,然後走到店內能看清楚街上的另一邊。從他衣服的剪裁看得出來他曾經是某種運動員。她撫摸著一頂灰金色假髮,努力回想第一次是什麼時候見到他。她記得在地鐵上看過他;四目交會了片刻—足以讓她注意到對她露出的微笑,顯然意圖表示善意與好感。她困擾的是他眼神中的執迷。還有他的嘴唇,薄得幾乎不存在。她本能地起疑,不知怎地總覺得所有薄唇的人都像在隱瞞什麼,某種沒說的秘密、可怕的罪行。還有他高聳圓頂狀的額頭。不巧,她沒有多少時間觀察他的眼睛。愛麗絲認為眼睛從不說謊,她用眼睛來判斷別人。如今地鐵上有那樣的人,她不想久留。

繼續閱讀>